首頁 > 音樂 > 正文
山人樂隊暌違六年傾力巨獻新專輯首支單曲《三十年后》

今年初,中國世界音樂名團山人樂隊發布了音樂采風紀錄片《瀾滄問樂》。閱盡繁華與喧鬧,山人回到云南,開啟了與自然和生活漫長而豐饒的對話。 ...

藝人網(Yiren.com.cn)訊 今年初,中國世界音樂名團山人樂隊發布了音樂采風紀錄片《瀾滄問樂》。閱盡繁華與喧鬧,山人回到云南,開啟了與自然和生活漫長而豐饒的對話。

9月27日,他們攜新專輯首支單曲《三十年后》,宣告正式回歸,以自嘲口吻講述近年來生活及心態的變遷,這也預示著其暌違六年的新專輯即將問世。

1.jpg

作為民族音樂傳承與傳播的重要領軍人,山人的創作根植于山林大地,更取材于社會生活,將云南地方小調巧妙聯結現代審美與個人經驗,是他們獨有的“山人特色”。

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便是早期那首膾炙人口的《三十年》——以民間小調融入生活場景,嬉笑間道出生活的困頓與無奈。作為其故事性的延續,《三十年后》則在字里行間與器樂編排中,折射著時代的現狀與自我的變遷。

2.jpg

葫蘆笙、弦子、達比亞交織的傈僳族歡樂民間曲調下,唱起的卻是房子、票子、孩子這些現代生活“老大難”。

廣播中激昂的宣傳口號,摻雜著老鄉們看熱鬧式的嘲弄,融于電氣化的迷幻合成器回響。一幅充滿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山寨生活蒙太奇,在各種反差之間鋪展開來,將現實的荒誕,反復無常展露無遺。

成家、立業這兩件人生大事的終極解決辦法,三十年后,只是在生活的放大鏡下變得更加具象,卻依然無解。困惑與焦慮中掙扎的人們不斷陷入“達標式人生”的死循環。曲中現代性與民族性素材的交替穿插,正影射著當代青年們回歸與逃離的輪回。

而山人總是能以其詼諧的民間小調輕松化解這人間苦澀。他們從原始的山野中吸取養分,在大自然的豁達中尋找快樂之源,將生存之吊詭,幻化成歌中那夾帶著體諒的樂觀,和自我調侃式的幽默,這也是山人之于社會環境與自我修為的一種調適之道。

3.jpg

從出走到歸來,山人樂隊經歷了二十余年的起伏變遷。回到云南,讓他們在自然純粹的山野間更深切地投入內向探索。如今,他們帶著群山的回響再度出發,將以全新的世界音樂表達,傳遞根源文化質樸的價值觀,釋放西南民族音樂最悠遠之靈氣。





河北快三网